忠告 《赌徒没有爱情》第九章 天涯之地,多是性情中人之二 - 阿军反赌网 - 千术揭秘|牌技揭秘|反赌俱乐部|徐军纯手法视频教学揭秘
阿军反赌网
阿军反赌网
扑克千术 麻将千术


阿军老师【徐军】:

15869066999(个人微信号) 


阿军所在地址

浙江省江山市长河广场【上海 杭州 北京都有直达高铁】

 

由于阿军老师老家是浙江江山,在江山有很多事业发展,现在80%的时间阿军老师都是在江山,对于想了解千术手法高科技内幕的朋友,可以直接电话联系,到江山来坐坐。

《赌徒没有爱情》第九章 天涯之地,多是性情中人之二

发布时间:2018-09-15 18:32:00 发布人:阿军老师

曾经在圈子里面最爱装逼的两个少年,现在也都慢慢退隐了,

有那个功夫去讨好网络上的人,还不如自己好好对待自己身边的人,当然在网络上也认识了很多不错的人,阿俊没有忘记你们

可是走向成熟,放弃无效社交那是必经之路

而且在这个网络世界里,稍不注意就会迷失,甚至膨胀,正所谓池浅王八多,遍地都是哥,有可能某某网络红人正在为了当日的晚饭发愁,也有可能号称行走在各大赌场的真老哥,也只不过是一个一场牌几百块钱的工薪阶级而已,正常的生活里都可能这样,更何况赌博这个圈子呢

当你一个人无依无靠,当你一个人输瘫痪了,当你选择走向了一条非赌不可的路,那你就坚定的走下去,

可是要做到群处守嘴,独处守心

先就和大家讲这么多了,时间还很充足的情况下就给大家,讲一个我在勐拉的故事

那是我刚刚做勐拉风云录,想去采访下勐拉形形色色的人物,黄和赌不分家,第一个想到的,当然是勐拉那三百块爱情,

古语有云,嫖情赌义,虽然古人说的话已经被这个浮躁的社会冲淡得所剩无几,但是我还是想写下,我在这个行业里看到的感悟。

小姐这个职业一直在国内是个让人没法正经抬头面对的职业,虽然它也弥漫在国内的每个角落,虽然它也有过东莞的辉煌,也达到过海天盛筵的高峰,可是它始终和赌博一样,都是阳光下的阴影,活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,可是到了勐拉不一样,小姐也是合法的,在这里随处可见都是站街女,在此请允许我把她称之为三百块的爱情。

先说说我来到这里找到的第一个有趣的爱情吧,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穿着修身的白色齐b裙,身材凸显,比例也很棒。和我预想中的不同,并不是喷了一身的刺鼻香水味和妖艳妆容,反而精致的五官和小巧的脸蛋看着很让人心动。我当时心里想三百块也有这种货色,遇到就是挣了啊,果断叫她上车,然后脑海里出现了我和她翻云覆雨的画面。

可是殊不知这个三百块的爱情,这个看起来没有半点风尘味反而还有点精致的女人,带来了这几年自己当小姐的经历和故事,现在就让我们走进她的世界里吧。

那一个奇葩的夜晚,正常的情况下应该是叫她进了房间后,洗澡然后例行公事,然后她再去上其他的钟,可是那天是个奇葩的夜晚,我喝多了,我进了房子,坐到沙发上,我说先不急,我不是坏人,可以和你聊聊天吗,钱我可以适当多给你一点,然后点燃一根烟,装逼的翘上了二郎腿,她回答到,要怎么聊,我很忙的,不闲聊,我顺势拿出钱包,不记得我给她拿了五百还是六百了,也故意让她看了看我钱包里装满了的卡,其实都没有额度了,信用卡也全部套现了,只是我喜欢在这些拜金女面前炫炫,让快在我钱包里腐烂掉的各种金卡,发挥一下它现在仅有的价值。

谢谢老板,那你要怎么聊,一屁股坐在我大腿上,用她修长的指甲,播弄着我的胡须,我捏了捏她的屁股说,说说你的故事吧,你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,我不是不尊重你们啊,我只是好奇,仅此而已,她马上翻过身来,一双肥臀把我大腿夹住,说我没什么故事,要说我们边做边说吧,我马上搂住她的腰,往我面前一送,不撩她的胸却刚好顶着我的鼻子,但是我又一脸正气的把他推开了,我说每个人都有故事,你就说说吧,钱也给了,你不做我不会投诉的,她坐到床上去,说到你这个老板还真奇怪,要聊天你先说吧,态度有点变化,也有点挑逗,我就老老实实的给她说了下我的故事,此处省略一千字,

因为我不想跑题,大概说一说就是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市的小康家庭,爷爷奶奶,外公外婆,爸爸妈妈都算知识分子,但是家庭变故,我又不爱上学,所以出社会出得很早,那个时候运气好,碰到淘宝刚刚起来,又没有微商代购,所以钻空子挣了点小钱,然后沾上了赌博,一入赌门误终生,又接触了微投,输得一败涂地,一无所有,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到了勐拉,然后我准备做一个自媒体,就是公众号,让大家了解勐拉的百态,希望成为勐拉的窗口,这里不仅仅是罪恶都市,还是有很多人性的,

而且我当时刚刚从山上洗白了几万下来,又喝了酒,和他口述我的故事的时候,堪比一个演员,不敢说说让她听得高山仰止,那我讲得也是栩栩如生,尤其是我讲到我曾经那一段真挚的爱情的时候,她明显有点感同身受的样子,所以我终于敲开了她的嘴巴。

她也给我说了她的故事,她说她从小也算生活在一个“书香门第”,爷爷奶奶都是村里的老师,她爸也是,他爸爸教数学。我妈就在家里做做手工兼职,当个家庭主妇。在上高三之前,日子过的都特平静。

高三那年学习变得紧张起来,很多学生为了能考上大城市的学校日夜苦读,她也是其中一个,不过人就是这么奇怪,逼得越紧就越想钻着空子的给自己找条放松的法子。

那年她早恋了,和当地一个小富二代男生。

其实凭她的样貌在当地有富家子弟喜欢是很正常的,

那个小富二代他家里是做生意的,父亲是镇上的一个承包商,她之前路过一次他家,四层的小别墅竖立在一间间简陋的民房中间,其实我当时心想就是村里的小洋房算什么别墅啊,不过在当地怎么形容呢,叫特别显眼吧。

她和他算是偶然认识的,那天晚自习结束了,我往家里回去的路上被学校里的几个不良少年盯上了,把我往一个偏僻的女厕赶,当时我很是害怕。

结果他就恰好叼着烟从对面男厕出来,看到了就过来说了两句,那几个小混混一看是这个小富二代也挺识趣的散了。她低着头跟他说了声谢谢就要走,他问她有手机吗,她说没有。他说这样不安全,以后晚自习下课了我送你回去。我心想这是偶像剧吗?这都可以,那我在你们学校应该也能算个人物了,哈哈,不过我没有打断她,让她继续述说她的故事

她本想说不用了,哪知道他撂下一句话就走了,远远地招手叫她赶紧跟上。

就这么糊里糊涂的,她们每晚都一起回家,美其名日是要保护她,实际上从那晚开始早就没有混混刚打她的主意了。

那时候她毕竟还是个小女生,被男孩子保护着,心里还是挺高兴的。她家里管的严,偶尔跟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到处玩些新奇东西都觉得特别有意思。

周末他就带我去镇上看看电影,吃顿自助牛排,她们也很自然的就成了男女朋友。

日子久了他就不仅仅满足于只牵着我的手了,有一晚自习结束他带着我去了当初替我解围的那个偏僻厕所,她知道他想干嘛,也没有拒绝,就跟着他进了厕所单间。

因为是第一次我疼的喊了一声,他没有停下来,反而变得像头野兽一样,就在这时候一个女老师进来了,听到了些端倪立马在厕所门外让她们出来。无奈之下她们只好出去认错。说实话这如果是真的话,我绝对大写一个赞给他们

好在她没有反映到教务处,只是告诉了她爷爷和奶奶,再然后她爸妈也知道了,她大人听了勃然大怒骂她一点都不知道作为女孩子要知廉耻,骂她不自爱,骂她脏。

她妈妈更甚,可能犹豫农村妇女,想的也不多吧,她妈妈气的去找当时小男朋友家里人说理,他父母根本就不当回事,还挤兑她妈说,就你们家这条件,我儿子能看上你女儿是你们的福气,现在你还跑来闹事,不识好歹。

她妈说理不成还被气的一肚子火,回来就找她撒气,把我锁在家里,连续一个月都不让去学校,她爸说什么也不管用。

自打这件事发生以后,她那个守护神男朋友再没来找过她,后来她回学校了他也是见着我绕道走。

她难受的每天晚自习回去路上都要哭,也不敢再去找他,那年高考她连个一专的成绩线都没过,她跟家里商量准备跟着几个同学一起去昆明,她妈说,你这没出息的,去哪都给我们丢脸,出去也好,省的看着心烦。

她爸没表态,只是出行前一晚在我枕头底下放了一点钱和一张纸条,让她一个人在外多注意安全,实在不行就回来。

那天她和其他同学一样,大包小包的上了火车,不同的是他们父母接送准备迈进大学校园,而她,孤身一人准备开始我的另一段人生。

上了火车转了汽车,然后偷渡到了勐拉,因为她们那边的人都知道这边有钱,也很好赚钱,虽然她没来过这个地方,但是或多或少还是对这里有点向往的

在勐拉,她找到了比她早几年出来的一个同村姐姐,在这里叫她叫阿清吧。阿清请她吃了一顿饭,边吃边问我想好要找什么工作了吗。

她说,她什么都不会,也不知道要找什么工作。阿青上下打量她,两眼盯着她,认真的问:来钱快的你做不做?

她问阿清做什么的。阿清说做小姐。虽然当初我出来的时候没想太多,义无反顾的鼓足了一口气,但是听到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还是吓愣了。

阿清见她没反应,就说你要是犹豫了,就别做,这行一旦做了,就很难再回头了。

她当时不是很理解阿清的意思,以为她说的“不能回头”的意思是脏了身子,她想起那段时间一直被我妈关在家里各种骂,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,硬着头皮就跟她说我要做做看。

现在想想这顿饭直接改变了她今后的人生。

阿清在家乡是做生意的,人们都说她去了勐拉以后赚了大钱成了老板,直到我进了会所才知道,原来她是在勐拉开了一个“按摩房”。

一开始阿清让人教她“按摩”,她第一次上钟,被一个客人狠狠地抓了一下屁股,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,惹怒了那个客人,后来那个教我的姐姐过来帮我说了些好话,让她先去休息。

那晚她洗澡的时候使劲搓那块被客人抓过的地方,带她的姐姐看着我的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,她说,你要是嫌脏就不该干这行,做这行的,谁嫌弃你都行,就是自己不能嫌弃自己。

这话她一直记着,每当上钟的时候她就对自己说。

大概做了2个月左右,全身上下基本都被男人摸过了,还有更过分的喜欢在你按摩的时候做些小动作。

犹豫她的长相,很多客人都问她出台不,那个时候她一直也在犹豫这个问题

她跟阿清说,我想出台。

阿清问她你想好了吗,她说她想好了。在她心里出不出台已经没有太多区别了,何况她现在很缺钱。

阿清还亲自教了她一些技巧,她头一天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花样。说起来还有些害臊,那时候她花了不到一个礼拜就把所有的跳舞啊,调戏啊都学会了。阿清还说,我要是夸你有这方面的天赋,你会生气吗。这在我看来就是一般领导对年轻职工打的套路,可是她却相信了

她说她不气,她不能嫌弃自己。

此时我真的有点同情她了,不管是不是真的,我都真心替她心疼,一个女人在异国他乡也真的不容易,而且她们才是真正挣的皮肉钱,

我怕继续说这个影响她情绪,马上他妈的转移话题,

我话风一转

(说说你接客印象比较深的吧,比如说第一个客人?)